坨酱

叶神中心采访式

韩叶采访稿
《电竞时代》新开设的“荣耀教科书纪实”将通过其它与叶修关系较亲近,交际比较频繁的职业选手与他的亲友的专访来完成。
作为叶修带领的嘉世战队的死对头,霸图战队的队长,与叶修并称为“十年宿敌”的韩文清理所应当的成为了记者采访的重点对象。
本期专访的嘉宾便是韩文清。
访谈在演播厅里进行,记者备好了提问稿坐在了椭圆形访谈桌的一边。韩文清进入了演播厅,“韩队好。”记者礼貌的问候着,在正视韩文清板着的脸是——手一抖交出了钱包。韩文清淡然的将钱包还给了记者。
记者小心翼翼的接过了钱包尴尬的咳了两声,“那么韩队,我们开始吧。”
“我们都知道,韩队和叶神都是开荒代中也就是第一赛季进入联盟的选手,并且是其中在联盟活跃最久的选手,虽然叶神在最近退役了,但韩队与叶神交手的次数和了解的程度都应该是联盟中最多、最深的吧!那么韩队,您与叶神第一次相遇是在什么时候?”
“和一叶之秋第一次相遇是在网游理,那时联盟还没有成立,一叶之秋是网游中知名的高手。和他本人第一次相遇是在第一赛季战队报名的时候。”
“那么当时韩队对叶神的印象如何?”
“很强。”
“额…众所周知,叶神在网游中时实力已经相当强劲。韩队对叶神本人的第一印象是怎么样的呢?”
韩文清像是想起了十年前他们初见的场景,轻笑了一声,“第一次见到他本人的时候,给人的感觉——意气风发吧。”
时光倒带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午后。
联盟成立初期,刚加入战队的选手们来到联盟报道,第一赛季加入联盟的几支战队队长便在此时打了第一个照面。韩文清在名册上写下“霸图战队”,正准备起身时,感觉肩上被人拍了一下,“战队”的“队”字中的一捺也因为这一拍而抖了一下,呈现出一个奇怪的弧度。韩文清略带火气的转过了身,看见了身后一身单薄白衬衣的少年。“哟,你是大漠孤烟吧。”第一赛季中的选手大多在网游里互相认识。午后的阳光穿透报名处崭新的窗玻璃,浅浅的照射在少年的衬衣上,白皙的脸上,一双自信的眼睛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更为明亮。少年弹了弹纤长的手指尖夹着的烟,挑了跳嘴角;“我就是竞技场上虐哭你的一叶之秋。”
遥想十年之前初相见,少年张狂,意气风发,恍若昨日间。
韩文清想到此处,补充了一句:“还十分嘲讽。”
记者打着哈哈也笑起来,“叶神的脸T现在在联盟中还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阿!想想前几年叶神还不肯露脸的时候,我可是脑补了叶神很多高大伟岸的形象呢!没想到十年前就已经自带拉仇恨技能了。”
“好,那我们来到下一个问题。在叶神退役的时候,您在电视采访的时候说了一句'我等你回来',这可真是让前嘉世粉和霸图粉都大受震动阿,请问当时您是什么感受?”
“一开始我难以相信。”韩文清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忆。“他是一个优秀的对手,这么多年了,我在听到消息的下一刻便坚信他会回来。”韩文清的表情露出了坚定。多年宿敌,何尝不是对对方的性格最为了解的呢。
记者不失为荣耀老粉,在这一刻竟也有一些触动,“在对荣耀的坚持方面,韩队和叶神的理念其实有着惊人的相似呢。”记者停了下来,有些期待的看向韩文清。
“一如既往。”韩文清没有辜负记者的期望,沉稳的面容此时更透出了几分坚毅,“热爱荣耀的人,必须抱着这样的信念。”
记者点头称是。在上一赛季的全明星周末的团队赛中,韩队和叶神出人意料的组成了组合,当时你们惊人的默契使两家的粉丝都不约而同的放下了'仇恨'呢!请问韩队,如果您和叶神成为了队友,您认为联盟中如今的形式会如何?”
“这十年我们的对战中,也在不断的琢磨对方的习惯,操作手法,同时也在留意对方的角色数据与状态,万事具备,方能安心的应战。不得不承认,如果我们是队友,十有八九能将最佳组合收入囊中。”
记者表情有些微妙,“那还真是…”
韩文清适时打断了记者不知是吐槽还是表达惊讶的话,“不过我们似乎天生适合做对手。若我们不是对手,也不会有今天的景象,恐怕以后也是没可能再和他做队友了。”
记者:“那么在节目的最后,请韩队对叶神说几句话吧!”
摄影机转向了韩文清。细心的霸图粉不难发现,带领着霸图走过十年的队长此时的面孔,与十年前初入联盟的小队长已经截然不同。对一同经历了联盟的创立,变革,发展的老对手的临别赠言,无疑份量颇重。
韩文清盯着镜头,“国家队斩获了冠军,恭喜。退役不仅是结束,也是新的开始,我们都一样,一如既往!”
【一如既往】仅此纪念我们共同走过的十年青春。

叶神中心采访式



       我来到了轮回,哇不愧是前冠军队训练室的装修就是高大上…咳咳,重点不对。今天首先要采访的对象…没错就是孙翔-_-#想想一年前挑战赛上两人的剑拔弩张,如今接到通知来采访孙翔,提问对象还是前斗神叶修…我的内心有点忐忑…
       进入训练室,首先看到的周队。“周队您好,我是来自电竞之家的记者。今天才采访孙翔选手来做一个叶神的专访,请问孙翔选手…”“…嗯…孙翔…在…”所以到底在哪里…“你是电竞之家的记者吧!”江副!得救了…“我带你去找孙翔吧。”“谢谢江副”我连忙道谢。
        见到孙翔,他朝我微微点头,“开始吧。”“好的。”我坐到了她的对面。“今天我们主要对您做的是一个关于叶神的采访。”“我知道。”孙翔似乎有些不耐烦,“赶快开始吧。”
这个气氛…咳咳,果然还是有芥蒂的吗。“那么我们进入第一个问题,您对叶神的第一印象是怎样的?”孙翔微微皱眉,“你说的是见到本人的第一印象还是之前的印象?”在叶修已经有斗神之名时,孙翔就已经知道此人,而在他不露面的时间里,的确很难谈真实印象。“那么能请您都谈一谈吗?”孙翔轻轻的点了点头。“在还没有见到他本人之前,大家都知道的,嘉世的三连冠。我对他的印象…很强!将来一定要超越的那种。虽然我当时玩的是狂剑士,我也有关注这个'联盟最强'的斗神战法的操作方式。”孙翔略微停顿,“只是很令人意外的,嘉世当时的老板竟然真的让我转会接手这个斗神的账号。在我第一次见到他本人的时候,我觉得和我的想像中差距有些大,虽然当时的嘉世不景气,但是他当时的状态给我的感觉很不好。”想到叶神以往在嘉世中经历的种种,再配合孙翔的话,我竟有点触动。
       孙翔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有时候觉得当初的自己有点幼稚,为了一些虚假的名头做了一些很没有意义的事情,说了很多多余的话。当时他把账号卡给我的时候,我清楚的记得他的手有在抖,他对我说了一句话,'如果喜欢,请把这当作荣耀,而不是炫耀。'这对当时的我很不受用,但现在我很感谢他对我说了这句话,也想把这句话告诉一些职业圈的选手。”
       作为一名电竞记者,我也是一名前嘉世粉。在当时叶秋,现在是叶修宣布退役时,对这个一叶之秋的新任操作者实在也没什么好感,看嘉世的新闻发布会时,他的态度也大多是不成熟的。而从如今他的话看来,连我也能切身的感受到他的成长。平白生出几分好感来。
     “嗯…那么下一个问题。您对叶神印象最深刻的事是什么?”
       孙翔思索了一会儿,“大概是,一次在网游里他打败…”他的表情有几分难过,有几分释然,“然后他对我说'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其实这是一个很好懂的道理,可当时的我的确认为只要自己足够强,不需要什么配合也可以赢。可在挑战赛的团队赛中,当时没有到最后,我却已经知道我们要输了。更强的装备,更强的整体水准,甚至还有肖时钦坐镇筹划战术的我们却输了。的确不是因为我们不够强,而是因为我们没有真正理解这句话。在那之后,我才真正理解了任何时候,一个人是不能取得胜利的。”
        当时不知配合的孙翔,如今和周泽楷的“双一”组合却拿到了“最佳组合”这个需要苛刻的默契和配合的称号,真是令人赞叹的进步。我忍不住说到:“您和周队的组合如今也是非常抢眼。”
       孙翔有些开朗的笑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所以我也是从心里感谢轮回和周队对我的改变的。轮回真的是一支很棒的队伍。”我也由衷的点了点头。
     “ 那么最后,请您说说想对叶神说的话吧。”
      “怎么说呢,现在想想,我得和你说谢谢和对不起。拿着你的账号卡,总是被人拿来和你以前的操作比较,很想彻底的超越你。即使是现在,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强大,但是,总有一天,我要超越你,我要让人们记住,最强的斗神,是孙翔!”
       这就是联盟未来的朝气阿…我满意的合上了笔记本。

【少年意气,终成神话】

长白山登山大队浙江分部ww

欢迎加入长白山登山队浙江分部,群号码:392141723。365天,盗纪时。要去长白山接小哥的请来玩(si)耍(bi)。请务必是真正喜爱盗笔,真正决定要去长白山的小伙伴。在这里可以讨论具体路线和各种方案ww一起来吗【静候灵归】欢迎盗笔全职双粉www抱歉占个tag

魔都720戒指丢了怎么破!!!

阿诺...全职魔都720入场券必须要票和戒指都要么...我这里有突发状况我在地铁站的时候和人转票【那时我的同学】然后不小心在地铁站遗失了戒指这要怎么办!!我们是外地到魔都的动车票都订好了...酒店的钱也已经付了,票和装戒指的袋子都在戒指可以补办么!!急!!这个票真的是通过抢票获得的是我同学在一刷的时候买的!!我在地铁站找了很久,也在广播里播报了但是没有人找到地铁站很多人我也是在找不到!两个通行证我知道是缺一不可但是这次我们什么都准备好了......真的不能补办或者通融一下吗...占个tag真是抱歉!!

致H市同好的脑洞/向着男神奔去

*最近看了关于H市前八所重高拟金庸小说女主的贴...还有漫社出的前八所拟人本,于是开了一个关于前八所拟全职人物(男性)的脑洞

*无意将职业选手排名,仅仅按照特征对号入座

*仅此献给H市的小伙伴们和后天要中考的小伙伴们(如果你们还在刷lof的话

*那么请都好好加油吧!


NO.1 杭州第二中学
代表男神:叶修
不解释,最强!

NO.2 杭州学军中学
代表男神:韩文清
韩队带着队员们冲击无数奥赛,拼接着强劲的实力和鼎鼎大名的招牌。嗯,接下来也是一如既往呢。(顺便攻了头上的叶神)

NO.3 杭州高级中学
代表男神:喻文州
喻队微笑着,^_^要来吗,会十分愉快呢(节奏慢悠悠的说?)

NO.4 杭州第十四中学
代表男神:黄少天
实力强劲,机会主义者,快速的行进节奏。令人措手不及。啊啊啊啊啊要来吗要来吗哈哈哈哈怕了吧手速太慢可是不敢来的哦虽然我也不是只在意手速啦嘿嘿有没有怕了啊过来pkpkpkpkpk啊!!!

NO.5 杭州第四中学
代表男神:张新杰
注重对学生的行为规范的教育。学风严谨。张新杰大大推了推眼镜,向你伸出了手,要来吗?

NO.6 浙大附中/杭州第十五中学
代表男神:张佳乐
风景美好,坐落在风景区。乐乐今天也感觉心很累呢。

NO.7 杭州三墩中学
代表男神:林敬言
文明,讲理的校风^_^。(其实骨子里是流氓吧?!)不要乱发好人卡orz

NO.8 杭州长河高级中学
代表男神:王杰希
富有灵气,培养出一代又一代有悟性的学生呢。大眼爸爸就这样奉献着自己,教育着熊孩子们-_-#。是否很有魔法师的气质呢。

一百年前,叶神和喻队曾是很好的一对,虽然一个在凤起一个在滨江却维系的很好。而韩文清的到来改变了一切,叶神被他的气质所折服,于是毅然决然的抛弃了喻队。喻文州恨恨然的从省立一师更名为搞基中学,从此就算学校里男女比例失调仍有绝大部分非直男。黄少天在凤起路的另一头遥遥的望着喻文州,默默的在他的身后追逐。凭借着他对机会精准的掌控与他令人发指的嘴炮,他和喻文州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你现在,终于可以注意到我了么。喻文州终于明白,他不应该在执着于叶修,百年来一直默默的付出,默默的追逐的黄少天,才是真正深爱着他的。张新杰不语,他知道叶修与韩文清的光芒实在是太过耀眼,一如既往,一如既往。他喃喃地念着韩文清的口头禅。他不会想要占有,只要严谨,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只要能支持他,便是好的。张佳乐只想烧死他们,纵然拥有繁花美景又如何,他觉得自己的内心缺失了一块,他只要静静的等待。林敬言笑笑不说话,他在寻找属于他的真诚的眼睛。王大眼的父爱仍浓......

hhhhhh我简直有病!其实我只想说,中考的米娜都一定要加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请无视我吧!!


全职/喻黄(标题是可以忽略的事物)

  • 第一次写文请多多关照!

  • 小学生文笔orz

  • 这可能是一个短篇,有人看的话就生一个长篇...或许会奉上处女H

  • 私设兴欣三连冠

  • 如果可以接受就不要大意的戳开吧

     第十三赛季。

        距离传奇般的队伍兴欣战队夺冠又过了三个赛季。在兴欣第十赛季夺冠核心叶修退役之后,十一赛季,十二赛季,兴欣战队中的新秀们凭借着自己出色的实力,在黄金一代的队长苏沐橙,副队长方锐的带领下再夺两冠。书写了继嘉世三连冠之后的又一个王朝—兴欣王朝。他们在第十赛季狙击了轮回三连冠的脚步之后开创了自己的王朝。各大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都在惊叹这个战队。而在第十三赛季,兴欣却没能书写“四连冠”的传奇,打破联盟史上的连冠纪录。而这次击败他们的,不是第四赛季击败嘉世的霸图战队,而是—蓝雨战队。

    十三赛季总决赛后,蓝雨战队新闻发布会。蓝雨方面决定让喻文州,黄少天,卢瀚文出席。

    经过一系列对蓝雨战队的祝贺之后,记者们便集火了令他们更感兴趣,富有话题性的问题。

    “有传言说喻队将在这一赛季退役,这是真的吗?”

    时光如同白驹过隙,转眼间,人才辈出的黄金一代选手也不再年轻,一个接一个的来到了职业生涯的迟暮。

    “这次的‘传言’的确属实...我想,以我目前的状态,已经无法在下一赛季带领着如今的蓝雨站在职业联赛的赛场上了。”喻文州微笑,他的职业生涯,很完满。

    台下的记者都已经有些骚动,举着相机对着喻文州闪个不停,这位在职业选手看来手速不达标,甚至被冠以“手残”之名的选手,凭借着自己出色的意识和观察力,仍然站在了荣耀的顶峰。

    场下想起了热烈的掌声,为带领蓝雨走过九个赛季的队长送行。喻文州向台下深深地鞠躬,接受了记者们的祝福。随即他将视线转向了黄少天。

    记者立即意识到了什么,将相机和注意力都转向了黄少天。未等记者们开问,黄少天已经结果了话筒:“我宣布退役。”,现场的记者立即炸开了锅,一场夺冠后的新闻发布会,蓝雨的两位正副队同时宣布退役,这必然是让整个荣耀圈都震惊的新闻。而黄少天在这一句话之后,也一反平时的话痨,立刻松开了话筒,将话语权交给了喻文州。

    “我和少天能够再次携手夺冠,也给我们的职业生涯划下了圆满的句号。今天的蓝雨能够完美的发挥出每个人的潜力,这种特点将支撑着蓝雨走向将来仍要经历的无数个赛季。”喻文州露出了欣慰的微笑,是对蓝雨的信任,也是对卸下队长之职的释然,“今后,蓝雨队长一职将交由瀚文担任。”

    坐在喻文州旁侧的卢瀚文早已红了眼眶。

    “蓝雨的未来,将由我来肩负。”

     

     

    经历了一系列的拥抱,告别,黄少天与喻文州都打点好了行李,目光在这个与队友并肩战斗了九年的训练室里流连了一番后,他们安心的将对战队的期望交到了后辈的身上。

    “队长,我们终于还是的、退役了呢。”

    “嗯。”

    “而且我们又一起拿了一个冠军”

    “嗯。”

    “队长…”

    “少天?”

    “啊?”

    “我已经不是蓝雨的队长了哦。”

    黄少天内心有一丝小小的惆怅,九年,这是他和喻文州一起并肩走过的日子。他的队长,喻文州,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稍逊的手速却丝毫掩盖不了他在荣耀上的惊人天赋。他们是“剑与诅咒”是蓝雨战队九年来最坚实的战力。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越来越上心了呢…在蓝雨训练营时,他是倍受瞩目的明日之星,而喻文州只是手速吊车尾的无名小卒。或许是从他击败魏老大的时候开始的吧。他一直那么不骄不躁,就算是击败了身为队长的魏琛,他也始终表现的平静无波,就是这样的喻文州,让黄少天日渐折服,心服口服的叫他“队长”。而他却日渐沉沦,不知从何时起,每当喻文州用温润的嗓音唤着“少天”时,黄少天的心脏都会微微颤动,以致于无法再用坦率的双眼回应他温柔的眼眸。丝丝缕缕暧昧让黄少天感到焦虑,不安,他无法形容这日渐滋生的感情,而这种情愫早已深入了他战队生活中的每一点,每一滴。

    “少天?”

    喻文州温和的嗓音将黄少天从纷扰的回忆中拉扯出来。

    “额…队长?”

    话一出口黄少天就有些后悔,虽然已经退役,保持了九年的习惯却不是轻易就能抛弃的。喻…文州?黄少天在内心费力的念着那人的全名。果然还是叫不出口啊。

    “队长以后打算做什么呢?还会继续打荣耀吗?”

    “已经不是队长了哦,少天以后可以直接叫我文州。工作方面…联盟方面希望我六灶联盟继续从事一些荣耀相关的工作,具体工作事项还需要详细的商定,看来我这辈子是离不开荣耀了呢。少天呢?以后想要做什么?”

    文州…黄少天感觉自己的耳朵有点烧,这是绝对绝对绝对叫不出来的!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而后,黄少天心下暗道果然,像队长这样游戏意识出色的的人,还是退役的职业选手,游戏产业尽管已经发展了十几年,和其他有根基的体育竞技产业相比,专业的人才还是相当稀缺的,因此退役的职业选手联盟理所应当不会放任他们流失的。自己虽然也接到了联盟方面的邀请,不过被他婉拒了。

    “我想去旅行—打了这么久的荣耀,我希望能看看外面的世界,不过我想,我回来之后,一定还会继续打荣耀吧,到那时候,队…额……队长不介意再和我pkpkpkpk吧?”

    见黄少天还是执着的不改口,估摸着他内心一定别扭的不行,喻文州有些无奈,也不再纠结这茬儿。

    说是要去旅行,黄少天其实一点也不想离开眼前这个人,也片刻不想离开荣耀。所谓旅行,也并不是想要抚平退役带来的失落和空虚,这一过程是所有职业选手必须经历的,这些年来黄少天目睹了无数优秀的职业选手因为年龄的无奈而选择退役,诶退役之后仍然默默地关注着荣耀,这些,在黄少天正值当打时便已经做好了应有的觉悟。现在的他只想换一个环境,好好整理他对喻文州多年来积压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称之为爱慕也不为过。

    喻文州的神情有些意外:“我以为少天也会留在联盟里呢,如果是少天的话,来做解说员再适合不过了呢。”

    听到喻文州还有心情拿自己开玩笑,黄少天略有一些沉闷的心情也好转了一些。可随即想到自己将有一段时间见不到喻文州,听不到他温柔的唤自己少天,甚至和他一同打荣耀的机会也变的寥寥无几,黄少天又有一些感伤。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今天的反常。他不想在束缚自己,他想将自己对这个人的感情全部宣泄出来。曾经,喻文州总是有条不紊的告诉他一切他想得到的信息,就如同被他精湛的分析的那千千万万个战术。但他知道这不一样,他甚至惧怕自己一旦说出了自己的情感会使他们稳定的关系受到动摇。

    “少天。”

    喻文州见黄少天一副踌躇的模样,整个脑袋微微下垂,微黄,柔软的发丝搭在前额,遮住了一部分眼眸,但还是能看见他脸颊到耳根微微泛红。黄少天对他的情感他在几年前就已经察觉,不只是因为他敏锐的观察力还是对那人过分的熟悉,他在某日发现黄少天对待他的态度发生了些微的转变。喻文州为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他的心情又何尝不是这样呢。那个夏天,那个话痨又操作强劲的少年闯入了他的世界,就此扣动了他的心弦,越是相处,便越是忍不住对他温柔。

    是时候表明心迹了,喻文州想。

    “啊啊队长要是没事儿了我就先走了回去收拾一下行李虽然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要理啦不过我觉得还是仔细一点比较好那么等我回来以后队长可一定要记得陪我打荣耀哦还有我们一定要帮蓝雨多抢几个BOSS让叶不羞那么嚣张他们兴欣已经蹦跶不了几天了我……唔…”

    没等他说完,喻文州便将他轻轻带入怀里,温柔的一吻印在他的唇上,适时地阻止了黄少天的长篇阔论,轻柔的辗转了几度之后便满意的松开了怀中的人。

    “那我就等很少天回来,再一起打荣耀。其实网游也十分不错呢。”喻文州带着笑意说道,转身离开,留下了还在发怔的某人。